笔趣阁 > 联盟:在IG,我说了算 > 第二十七章 决定性的5V5
    酒桶的绕后让没有位移和双招的女警和莫甘娜两人插翅难逃。

    陈御的璐璐残血撤退塔下,淡定回城,深藏功与名。

    小孩的维鲁斯再次毫无花哨地拿下双杀。

    “细啊御哥!刚才就剩不到五十血了吧!真牛逼!”

    拿到双杀的小孩语气夸张的称赞道。

    这才六分钟,自己的维鲁斯已经3-0了,发育领先全场。

    就算是当年IG的全盛时期,他也没有玩过这么舒服的下路。

    “不细不细,还是很粗的!”

    陈御撇了撇嘴,继续在队聊里说道:“宁王,去控小龙吧。”

    很快,宁王的酒桶控下了第一条小龙。

    “这......”

    解说席上,看着IG下路大获全胜,管大校一时语塞。

    之前他曾放言宁王这波抓下肯定是白白浪费时间。

    可他万万没想到,璐璐稍微卖了一个破绽,就骗出了女警仅剩的位移E技能。

    维鲁斯的恶灵箭雨,又骗出了莫甘娜的黑盾。

    两人孤军深入,被酒桶抓了个正着。

    “金角他们大意了,璐璐一整场比赛都没吃一个技能,突然出现一个踩夹子的低级失误,这不是圈套是什么?”

    管大校试图为自己辩解。

    但是身边的好兄弟记得毫不犹豫地拆穿了他:“当时那种情况,任何一个下路双人组都会将所有的伤害灌到璐璐身上的。”

    “虽然最后结果是璐璐跑了,女警和莫甘娜被酒桶抓死。但璐璐也只剩最后一丝血,差点就死了。”

    “只能说陈御的演技太逼真,伤害计算非常精确。”

    管大校闻言翻了个白眼,有些想要申请官方为自己换一个搭档。

    记得是自己最好的兄弟,也是最会拆自己台的人。

    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记得想找女朋友,自己绝对不帮忙!

    ......

    “兄弟们,下路没法玩了!我们被套路了,他们这个新辅助贼猛!”

    IM的比赛席上,金角哭丧着脸在队聊里诉苦。

    “你们还要多久才能到六级啊?我们下路快要混不下去了。”

    辅助也是可怜巴巴地帮腔。

    “我马上就六了,一会儿帮你们飞一波吧。打野一起过来?”

    中路雅典娜叹息一声。

    他本来是打算第一个大招飞上路,帮青钢影建立优势的。

    但从现在的情况看来,下路是不能不管了。

    否则女警非但拆不掉维鲁斯的一塔,还会被维鲁斯率先拆掉己方的下路一塔。

    至于上路,只能暂时先放一放了。

    “宁王让两组野怪给中单,卡牌会比他先到六。”

    与此同时,IG的队聊里,陈御的声音淡淡响起。

    加里奥在游戏初期为了掩护塞恩偷野怪,牺牲了不少的补给品和状态,也放弃了一小波兵线的经验。

    这会导致加里奥升到六级的时间比卡牌慢一些。

    这个时间差,IM一定会把握住。

    因此陈御要求酒桶让两组野怪给加里奥,帮助加里奥跟上卡牌升六的进度。

    “可以。”宁王点点头。

    虽然听别人指手画脚对他来说有些难受,但每一次陈御的指挥都能有所收获,宁王也就渐渐习惯了被指使。

    毕竟听话能获得好处,谁又愿意做个刺头呢?

    “duke,你到对方红BUFF下面的草丛里做个眼,防止卡牌飞上!”

    陈御的声音继续在队聊里响起。

    “宁王你去对面蓝区上方做眼位,肉鸡在河道草丛放一个眼。”

    陈御接连标记了两个位置,都是卡牌想要飞下路的必经之地。

    一级的卡牌大招覆盖范围并不大,大概只能从小龙坑边上飞到下路那么远。

    陈御指挥队友将视野做到这两个位置,只要卡牌想飞下路,就会被IG的视野发现,从而可以提前防范。

    “明白!”

    ......

    IG众人在陈御的指挥下,像一台精密的仪器,有条不紊的工作。

    很快,游戏时间来到七分钟。

    加里奥和卡牌几乎同时来到六级。

    “中路的两个全图流英雄都有了大招,真正的节奏要开始了。”

    解说席上,记得和管大校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如果说前面酒桶频繁抓下只是小打小闹而已,等加里奥和卡牌都到六级。

    双方都能在极短的时间内集结大批兵力进行混战。

    真正拉开经济差的也是这样的团战。

    别看IG现在领先个一千出头的经济,可能一场溃败的团战下来,就会荡然无存。

    S7的IG论打团,在LPL里属实垫底。

    “IM的皇子为了避免被IG的野区视野侦察到,选择从线上直接摸到下路。”

    “卡牌一张红牌加一发万能牌推掉兵线,也开始往下路靠近了。这波要四包二!”

    IM的中野两人已经动了起来。

    “加里奥跟上去了,加里奥放弃了被卡牌推进防御塔的兵线,硬着头皮跟卡牌走!”

    但是很快,他们又发现肉鸡的加里奥宁愿放弃兵线也要死死跟住卡牌的节奏。

    “慢了一步,卡牌已经走到既定位置了!他会比加里奥先落地!”

    管大校摇摇头,卡牌毕竟是先动的。

    这个时间段,哪怕维鲁斯的数据再好,依旧还是一个脆皮,璐璐也还没有大招,一轮集火就会被秒杀。

    最重要的是,维鲁斯的闪现还没好!

    减员一人,加里奥就算再落地,也无济于事了。

    “等等,加里奥是冲着卡牌去的!酒桶也过来了!”

    就在卡牌开启大招进行传送的时候,记得惊愕地发现了IG上野两人的目标。

    他们并不是十万火急地赶往下路支援,而是直奔卡牌而去。

    “下路这边,皇子先手了!EQ闪直接先手维鲁斯,小孩被挑起!双方上单几乎同时亮起传送!”

    一场5V5的大团战,一触即发!

    但此时此刻,导播已经将视角切成了两部分,大屏幕展示着下路的情况。

    小屏幕则是播放着河道处的内容。

    只见肉鸡的加里奥用E技能正义冲拳位移,开启W动感护盾,在卡牌脚下那圈传送阵即将圆满之前,W闪将卡牌给留了下来。

    “打断了!天哪!加里奥W闪打断了卡牌!卡牌飞不过去了!”

    记得惊呼。

    “酒桶也来了,正义罡风减速卡牌,酒桶再接桶子减速!卡牌没闪啊!”

    两面战场,陷入IG中野包夹的卡牌显然死得更快一些。

    他的闪现在三分钟之前被酒桶吓了出来,现在还没有冷却完毕,自身也没有位移。

    脆弱的身板在两个加里奥和酒桶两个大汉的前后包夹想要逃生。

    那是男上加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