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扮乖 > 014:四舍五入算约会
    咖啡店的门上挂了一只招财猫的风铃,门一推开,招财猫撞着金元宝叮叮当当。

    一位年轻的妈妈带着小孩进来了。大人淋了雨,浑身湿漉漉,好不狼狈,小孩裹着大人的外套,里面衣服是干的,只湿了裤脚。

    “小宝冷不冷?”

    小孩子不挨冻,直打哆嗦:“好冷。”

    小孩的妈妈给他脱下湿衣服,再用纸巾擦擦水。

    一条毛巾递过来。

    小孩的妈妈抬头,先看见一只骨骼分明的手,骨节长、指甲修剪得干净,是不羸弱却很漂亮的手。

    手的主人说:“没有用过,是干净的。”

    小孩的妈妈连忙接过:“谢谢。”

    “不用谢。”

    景召回到座位上,把放着热巧克力的托盘放在了商领领面前。她拿下来一杯,把托盘推到他那边。饮料是烫的,她捂了一会儿就暖了手。

    刚才买的甜品还没动,她拿出来,拆了两个勺子,搁在托盘的边缘。

    她先尝了尝,甜度刚刚好。

    她把没动过的那个勺子往景召那边推了推:“你要不要尝尝?”

    他说:“不用。”

    他面前的热巧克力没有动过,钢琴曲弹了高潮,节奏变得喧嚣,他始终安静地坐着,在看玻璃窗外的雨。

    商领领在看他,目光肆无忌惮。

    甜品好像更甜了一些。

    隔壁桌上,年轻的妈妈正在用毛巾给小朋友擦脸,毛巾里夹的卫生纸掉了出来,飘落到地上,纸上有一串数字,十一位,是电话号码。

    小朋友的妈妈没注意。

    小朋友把纸捡了起来,扔进垃圾桶里。

    接着,商领领看了一眼垃圾桶,就一眼,然后她继续看她的美人。

    侧脸真好看。

    适合偷亲。

    她盘算着光天化日下偷亲的可行性。

    窗外的雨势稍微小了一些,路面的水洼潭里大波浪变成了小波浪,人行道上有个穿梭的人影,正追着一个绿色小熊的氢气球跑。

    那人用皮衣绑着右手,湿成了落汤鸡。

    “妈妈你快看!”小朋友坐在咖啡店的窗边,指着外面,“是那个蜀黍!”

    是那个被他的鱿鱼弄脏了皮衣的蜀黍。

    小朋友歪着头,很不解:“他好奇怪,为什么要追着氢气球跑?”

    小朋友的妈妈摇了摇头,说她也不知道。

    男人终于追到了氢气球,四下看了看,然后跑进咖啡店。

    他用腋窝夹着氢气球,走到小朋友面前,脑门上还顶着一个烟头烫出来的“红圈圈”。

    小朋友先前被他凶过,十分害怕,赶紧往妈妈后面躲。

    男人扯着氢气球的线,往小朋友面前一怼:“赔给你。”

    母子二人都往后躲。

    大人说:“不用了。”

    小孩也猛摇头。

    男人甩了甩头发上的水,不耐烦,语气凶巴巴:“让你拿你就——”突然,他视线的余光看到一个影子,到嘴的话立马刹住,语气顿时温柔,“拿着吧。”

    小朋友看了看妈妈,然后怯怯地伸了手,抓住了氢气球的线。

    男人转了性似的,居然好声好气起来:“刚刚是我不对,对不住了。”

    小朋友的妈妈:“……”

    “你要不要原谅我?”

    小朋友:“……”

    男人吊着一只胳膊,脱臼了还没接上,另一只也是刚接上,还抖着,嘴皮都痛白了,脑门冒着汗,眼神不停地往一处偷瞟,表情怂唧唧:“原不原谅?”

    小朋友的妈妈:“……”

    小朋友:“……”

    母子二人是同款震惊。

    男人牙齿磨得咯咯响:“原谅我吧,算老子……算我求你。”

    小朋友从妈妈身后探出脑袋来:“哦。”

    男人长吁一口气:“你已经原谅我了。”后面一句也不知道怕谁听不见,超级大声,“别再来找我了!”

    说完他拔腿就跑,跟后面有鬼在追他似的。

    “妈妈,这个蜀黍好奇怪。”

    小朋友的妈妈猜想,这人大概被大雨泡坏了脑子。

    窗外雨停了。

    景召把目光收回:“吃完了吗?”

    商领领用帕子擦擦嘴:“吃完了。”

    他起身,把纸巾和用过的勺子都收拾进垃圾桶里:“走吧。”

    “好。”

    景召去拿伞,商领领跟在他后头,她回了一下头,目光撞上了收银台的那个美人。

    风铃上的招财猫又碰了碰金元宝,叮叮当当。

    商领领从咖啡店出来,走了一段,停下来:“我钱包落座位上了,你在这等我一下。”

    她把景召留在了一棵槐树下,又跑进咖啡店。

    他们刚刚坐过的桌子已经被收拾干净了,钱包在座位上。

    商领领拾起钱包,走到收银台:“小姐姐。”

    收银台的美人抬眸。

    “152****5921。”商领领好脾气的,“这是你的号码吗?”

    勾搭未果反被抓包了的美人并不窘迫:“抱歉,刚刚不小心放错了东西。”

    商领领友好地笑了笑:“没关系,我男朋友不介意,不过,”她语气很诚心,没有一点点针对的意思,“我觉得你号码的数字不太吉利,你觉得呢?”

    美人不觉得,并给了一个不友善的眼神。

    商领领懒得同她浪费口舌,她拨了一个电话,报出那串号码,云淡风轻的语气像在聊家常:“把这个号注销掉。”

    狗头在那边挠沙发:“小祖宗,你当我无所不能啊?”

    小祖宗体贴地问:“半个小时够吗?”

    狗头捶胸:“……够。”

    小祖宗:“谢谢。”

    狗头:我谢谢你!谢你全家!

    收银台的美人全程目瞪口呆。

    商领领挂了电话,提醒美人:“半小时后记得打电话确认一下。”她微微一笑,“不用谢。”

    美人的脸绿了。

    商领领从咖啡店出来,心情愉快,她走到槐树下。

    “走吧。”

    景召把目光从地上的落叶移到她脸上,停留了几秒,也没说什么。

    他是个很能藏事的人,一双桃花眼最会瞒心事,微微一敛,就给你看个朦朦胧胧、看个似是而非,然后看着看着就被他迷了眼,醉在里面,忘了追根究底。

    他走在前面,步子不大,慢悠悠的。

    商领领跟在后面。

    阵雨来之前,小贩被风吹走一捆氢气球,现在风停了雨歇了,五颜六色的氢气球挂得到处都是。

    槐树上有一颗,粉色的,印了只猫,商领领觉得那猫很像景倩倩,姿态十分的高傲贵气。

    她踮起脚,伸手去够,原地蹦了几下,也没碰到氢气球的线。

    “景召。”

    景召回头。

    她指着树上:“帮我拿一下。”

    槐树的叶子落了一片一片,安安静静给人行道铺了一层黄黄绿绿的地毯。

    景召先是看了看树上,然后折了回来,到她身边,他不需要踮脚,抬起手就够到了氢气球的线。

    扯下来后,他递给她。

    她笑盈盈地道谢:“谢谢。”

    “有零钱吗?”

    他继续往前走。

    商领领翻了翻钱包:“没有。”

    他从钱夹里拿出一张二十的,下巴抬了抬,指向前面街头:“去付钱。”

    丢了一捆氢气球的小贩就在前面街头。

    ------题外话------

    ****

    我写过的男性角色里,三观排名的话,景召能进前三,点名批评倒数三个:时瑾、戎黎、江织。

    潇.湘,扣阅,红.袖多多留言,我会不定期在评论区随机抽取小可爱,送实体小礼物,评论不要水哦,大概一个月汇总寄一次,抽中了的我会回复你要地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