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盛行之后 > 第两百二十一章 寒蝉
    周铭把手指放在口中用力吹响,指节被咬出血,顺着嘴角滴落。

    他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开启红门的那个夜晚,那一晚月光如洗,漫天飞雪,冰晶如此自然的在他周围起舞,发出嗡嗡蝉鸣,仿佛它们生来就拥有独立的灵魂。

    “吼吼吼吼!”

    暴怒魔还在咆哮,周铭内心的强烈渴望,也在恶魔的咆哮声中逐渐滋长。

    怪物的嘶吼依旧震耳欲聋,但周铭却感觉自己仿佛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他的耳中自己的口哨声和暴怒魔的狂吼分离开来了。

    同一个空间中的两种不同的情绪。

    吹口哨仅仅是一个动作,但他莫名其妙重新体会到了当初召唤出冰蝉的心情。

    恍惚间他看到了自己从未见过的画面,他站在一片无边无际的雪地上,脚下是往远处无限延伸的冰雪,洁白如盐,天地共白,无界无边。他的口哨声在这片广袤的空间中无限扩散,传出再远的距离也声音不减,那是天地间唯一的声音……

    过于真实感受,甚至让周铭出现了一刹那的幻象。

    回过神时,他已经发觉了自己周围的空气开始了轻微的震动,他听到了蝉的嗡鸣!

    来了!

    就是这种感觉!

    无害女贼和其他人看到了周铭身边开始飘荡一些仿佛透明的东西,像是一层模糊不清的碎玻璃,她盯着那些碎玻璃皱起眉头,眯起眼疑惑道:“那是什么?”

    风雪从以周铭为圆心席卷旋转而起,开始往周围扩散,两片极薄冰片组成的飞蝉鸣叫着在风雪中穿梭,向暴怒魔的身体撞去。

    它们环绕着暴怒魔不断转圈,像是什么伤害都没有造成,但大片大片的鲜血从高空泼洒而下,像瀑布一样撞击在地上,它身上肉眼不可见的伤痕不断交叠纵横,坚硬的鳞甲寸寸剥裂。

    暴怒魔开始嘶吼,它的吼声震天动地,比方才更加愤怒。

    无害女贼和其他人都瞪大两眼,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咒术的范围已经有三十米了吧,A级元素系咒术师,能有这么大的范围吗?”

    “难道他失控了!”

    罗刹面望着这一幕,淡淡道:“并不是,他的咒术范围只是看起来大,并不代表那就是他的咒术范围,即使是相同的咒术也有着不同的境界,给某件事物赋予自主的行动模式,再让它离开咒术的范围,那么那个东西依旧会以固定的模式去行动。

    “一种非常高超的咒术运用技巧,其实他的咒术范围远没有你们看到的那么大,或许只有周围的十米或二十米。

    “但他在这范围内创造出的那些东西,在离开了他的咒术范围后,依旧可以按照某种行动准则去运动,而即使那样,他也可以操控。”

    罗刹面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补充道:“你们可以想象他把自己潜意识里的某些东西分离出来注入到了那些冰里,他的精神意识现在变成了漫天的碎片,在那里飞舞。”

    暴怒魔头一次失去了攻击的欲望,或者说它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了那些飞舞的冰片上,它疯狂的在自己身上抓挠,挥手驱赶周围的冰蝉,但这毫无效果。

    漫天飞舞的冰蝉其实只是两片靠拢在一起的冰片,它们锋利如刀,轻薄如羽,随意一阵风就能改变它们飞翔的方向,它们循着周铭的意志捕捉暴风雪中的气流,不断切割敌人的身体。

    .

    .

    分析室总部,几乎半数的分析员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吃惊地看着屏幕上的这一幕,过于快速的局势转变,让他们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

    前一秒他们还看着周铭吹着口哨狼狈逃窜,心里想着怎么都不可能赢了,结果后一秒暴怒魔血流如瀑,看起来竟然又被压制了!

    而这次的压制和开始白龙王对暴怒魔的压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级别,从入场到现在,暴怒魔已经经历了越战越勇的变化阶段,攻击力和防御力,还有速度,都堪称无解。

    现在想要对暴怒魔造成足够的伤害,就必须冒着极大风险,就像之前白龙王为了砍上一刀,结果却断了一条手臂。

    但周铭却用一种神秘的咒术力量,完全压制了暴怒魔!

    至少在场面上看,现在火枪手的确压制了暴怒魔。

    “这是怎么回事?”一群人惊疑不定。

    “火枪手的咒术范围有点不对劲,是失控了吗?”

    “不过也有例外,有些咒术师的确有这样的技术。”立刻有人站出来反驳。

    “但那种技巧是可以临时学会的吗?他显然是刚刚才学会使用,否则不可能现在才使出来。”

    周围的组长们激烈讨论着,咒术师能用咒术在极远距离外攻击虽然罕见,但他们这些任职多年的老干部或多或少都见过,因此不会第一时间判断周铭失控。

    但最可疑的是周铭现在才使出这招来,如果周铭本来就会这么强的招式,为什么现在才使出来?

    就在众人困惑不解时,忽然身后一个声音响起:“他是在找感觉。”

    几名组长寻声看向身后,发现带着白色方形面具的总指挥不知何时也来到了分析室。

    “总指挥你怎么来了!”

    “我那边的事情办妥了,当然要来这里看看情况。”总指挥看着屏幕中的周铭,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声,“你们看得不仔细,这招式很有可能是他早就使出过的,但还没能完全掌握,处于时灵时不灵的阶段,直到刚才才用出来。”

    “这……”

    “没看到吗?他一直把手指放在嘴里,好像是在吹口哨还是干嘛,我想那应该是一种象征性动作,是发动咒术的前置条件,很可能是命名术中的行为命名法。”总指挥说,“他,可能是一个天才。”

    其他人屏住了呼吸,从总指挥说出那个可能性之后,所有人都想到了这一点。

    毫无疑问,如果现在的力量不是火枪手失控的结果,那么他的实力现在已经是精英小队中的最强者了!

    如果现在还要说有谁能打败暴怒魔的话,那么只可能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