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生从全真开始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禁忌的隐秘 (7600)
    轰隆隆!

    终南山脉,漫天雷云汇聚,威震天下的全真九龙大阵已然开启,九龙盘旋,护卫终南。

    在漫天雷云之下,有一身影负剑而立,仰望天穹。

    在终南山上,数十万全真弟子已然全部退避百里之外,一道道或兴奋或担忧的目光,注视着天穹负手而立的身影。

    “掌门,所有弟子皆已经撤离!”

    有一长老汇报出声。

    “好。”

    厉飞雨点了点头,他眉宇之间,也不禁闪过一丝担忧之色。

    此天劫能过与否,将关乎全真未来数千年之兴衰!

    全真虽依旧俯瞰天下,但早已没了之前那一宗便可镇压全天下的威严与实力。

    在两千余年前,一方陨落的世界再次被融合,数不尽的先贤传承现世,全真天下武学圣地的名头虽还在,但也是被削弱不少。

    最重要的是,全真对天下修行界前进之路的把控,被彻底打破。

    如今天下,强者辈出,修行之道百花齐放,天下绝巅的返虚强者,都已是有数十尊,而其中,全真除了水榭峰两位不理世事的师祖破镜返虚,屹立世间,便只有有着剑仙之称的丘师祖晋升返虚。

    而其他真人,修为大都早已停止了进步,若非延寿之药足够,恐怕也早已因寿元耗尽而亡。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返虚强者。

    此次,李师祖晋升返虚,若是成功,当大震全真威势,若失败……

    全真威严,将再一次被削弱!

    思绪万千,厉飞雨不禁回想起那镇压天下的太上长老,可最终,也只能无奈一叹!

    “只是可惜……太上长老,已经数千年不见踪迹了,如若不然,何人敢在我全真面前放肆!”

    正是因为经历了那个时代,厉飞雨才无比的怀念那个时代。

    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耀九州!

    何等的威势!

    那时,天下修行界,何人不是仰望全真的存在,又谁人敢挑衅全真丝毫!

    但现如今,占据了天下大半修行资源的全真,就好似一块肥肉,饿狼环绕,全真稍有示弱,便想着扑上来撕咬一口!

    但厉飞雨知道,愈是饿狼环绕,全真就越不能露出一丝一毫的怯弱!

    强硬,绝对的强硬!

    太上长老只是不见踪迹,又非陨落!

    有着被剑神震慑数千年的阴影存在,只要绝对的强硬,至少在太上长老的威慑消散之前,还没有哪个势力门派胆敢明目张胆的挑衅全真!

    思绪之间,这场渡劫已经到了最凶险的地方。

    天劫属凶,山里山外,不知道多少目光盯着这关键时刻的全真。

    但局势,却是朝着全真上下最不想见到的结局而去了!

    劫雷密密麻麻的劈下,苦苦支撑的身影,已然至强弩之末!

    此时,李默眼中也不禁出现了一抹绝望之色,苦修数千载,终究还是抵不过这天威浩劫!

    他知道,自己的这一生恐怕走到了尽头,天劫之下,没有人能够救他!

    他不禁回想起自己这一生。

    少年事期,与唯一的亲人,妹妹在那破落的襄阳城在挣扎求生,遇到了改变自己一生的师尊。

    自此,他体会到了原本他根本不可能体会到的生活。

    修炼,修炼,尽管见不到师尊几次,但他还是死命的修炼,想着在师尊出现时,不至于让这个改变自己一身的师尊失望!

    后来,顺风顺水的接任掌门,谈得上执掌天下了!

    从一介乞儿,成为威震天下的全真掌门门,他只用了数百年……

    只是可惜,亲朋好友,一个个离他而去!

    唯一的亲人,也在一场天劫中陨落,纵使师母修为通天,也挽不回这个结局。

    昔日的好友,能够真正成长起来的,寥寥无几。

    长辈,除了寥寥几个,也大都是渐渐老去,甚至连师尊,他都难以见上一面……

    唯一的乐趣,就是修炼之余,调教一下后辈弟子……

    可现在,不可能了……

    “再见了!”

    感受着恐怖的气息降下,他脸上露出一丝惨笑!

    “他必死无疑了,不可能抗得过了!”

    “师傅!”

    有几名中年男男女女满脸泪水,跪地哀呼!

    “完了!”

    厉飞雨不禁闭上双眼,眉宇之间露出了一丝黯然之色,他有些不忍面对,他要开始思考,李师祖渡劫陨落之后,自己需要面对的场景。

    或者说,他身为掌门,该如何去面对群狼环伺!

    思绪之间,他也不禁一叹,他所困苦且难以解决的问题,只要太上长老一露面,就绝对不成问题。

    他身为掌门,自然知道,早在数千年之前,太上长老就仅仅凭借自身修为,硬深深将水榭峰的两位师祖灌顶传承,修为直接提升到了化神境!

    如此通天之能,修为又岂是返虚之境可以媲美的!

    思绪之间,他也不禁看向水榭峰的方向,可下一秒,他却彻底愣住了,不仅仅是他,此刻,终南山中,所有弟子都愣住了,就连终南山外,那些紧盯着全真的目光,在这一刻,也是瞬间愣住了。

    只见水榭峰巅,有一人踏空而立,抬手虚握,那足以毁灭天底下任何人的天劫,便被他彻底握住,在其手中盘旋打转,最终被凝聚成了一颗珠子大小的雷球!

    “全真第七代掌门厉飞雨,携全体全真弟子,拜见太上长老!”

    愣神过后,厉飞雨神色瞬间被狂喜充斥,他高呼一声,跪拜在地!

    全体全真弟子,在这一刻,亦是尽皆跪拜,高呼声回荡天际,久久难以散去。

    而此时,徐天涯环视一眼全场,目光最终定格在踉踉跄跄跪在虚空的李默身上,一挥手,那一枚雷球,便没入了李默身躯之中。

    “雷劫淬体,待稳固修为之后,炼化即可。”

    “徒儿李默,拜谢师尊!”

    李默眼中有泪花闪烁,高呼一句。

    “行了,都起来吧!”

    说了一句,徐天涯心神一动,数千万里的灵气涌动,飞速的汇聚在终南山上,最终化作一枚枚大小不一的光球,他衣袖一挥,一枚枚光球便没入了所有全真弟子的身躯之中。

    刹那之间,修为突破者,比比皆是!

    在外界足以称霸的化神境,此刻竟也有数十人晋升!

    就连被落在化神巅峰多年的尹志平几人,也是尽皆突破,雷劫刚成型,便同样化成了雷球,没入了每个人躯之中。

    这一幕幕,落在终南山外那些目光之中,一个个瞬间变得低眉顺目起来,尤其是当徐天涯的目光扫来,一个个顿时吓得差点魂飞魄散了。

    好在庆幸的是,徐天涯只是扫了一眼,整个人遍消失不见。

    独留下漫山遍野的全真弟子,皆是盘坐修炼着,而这一幕,也是飞速的朝四方传入。

    消失数千年的全真太上长老,曾经镇压天下数千载的剑神,再次出世!

    而且一出世竟直接镇压返虚雷劫,抽取数千万里灵气,提升全体全真弟子的修为!

    这般通天之能,顿时让世间震荡!

    原本群狼环伺的危局,骤然解除!

    全真,在徐天涯出现的那一刻,俨然又恢复成以往俯瞰天下的霸主地位!

    无可动摇!

    那水榭峰,却依旧如同往日一般,与世隔绝,只不过,近几日,却是人来人往。

    有七位真人来往,也有诸多隐世修行的师兄弟前来拜访。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对如今的徐天涯而言,哪怕是指尖缝里渗出一些东西,放在这个世界,都是绝对的至宝。

    对这些熟识了数千年的亲朋好友,徐天涯向来都不会吝啬。

    修为至这个境界,对这全真,徐天涯也没有太大的野望,亲朋好友健在即可,也算是给游荡诸天万界的心,留一个温暖的港湾,不至于迷失在追寻力量的道路之上。

    在接待完亲朋好友之后,徐天涯才查看起当初留在那如萱身上的心神来,只不过一查看,却是让徐天涯惊诧不已。

    而后,便是让厉飞雨意外了,太上长老竟然召见他!

    望着手中的这道自水榭峰传来的谕旨,厉飞雨也不禁心头打鼓!

    “难道,之前那事,被太上长老察觉了?”

    藏在心底深处的隐秘,骤然涌出!

    但身在全真,在如今这情况,他又岂有拒绝的余地。

    无奈,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往水榭峰走去。

    区区万丈高峰,在平时,不过瞬息即至,但在此时,厉飞雨却是觉得无比的漫长!

    一步一步,都是无比的沉重!

    水榭峰禁制大开,他终于见到了凉亭之中酌酒的徐天涯。

    这是他第二次见到太上长老的真身。

    第一次,便是在数月之前太上长老突然出现,力挽狂澜!

    现在,便是第二次!

    之前,他虽在全真数千年,但也从未见过太上长老的真身,也只有在全真的祭祀大典,还有留影盘之上见过。

    望着那如同天地一般的身影,厉飞雨心脏砰砰砰的剧烈跳动,他感觉,自己这一辈子,恐怕都没现在如此紧张。

    “弟子拜见太上长老!”

    “灵酒美味,坐吧。”

    直到徐天涯的声音响起,似乎并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他才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而此时的徐天涯,扫了一眼颤颤惊惊的厉飞雨,也不禁觉得颇为好笑,他自然知道,厉飞雨因何而惊惧。

    当初在那全真首席弟子如萱身上,留下的一抹心神,可从未收回。

    此次时隔数千年归来,心神归位,对那如萱的情况,徐天涯自然了如指掌!

    那让自己颇为忌惮的如萱,与仙剑世界女娲有着莫名联系的存在,竟然被眼前这厉飞雨给宰了!

    在那一抹心神上清楚的记载着,那一天,应该是去探索一个异世界秘境,结果因分赃不匀,两人起了争执,结果,闻名天下的全真首席,竟被这默默无闻的厉飞雨给宰了!

    当然,这厉飞雨,显然也不是善茬子!

    徐天涯瞥了一眼他胸口放着的小布袋。

    在那里面的小绿瓶,不正是凡人世界韩立倚为至宝的掌天瓶!

    和那如萱一样,两人背后的隐秘,皆不简单。

    只不过,是分身,还是转世轮回,还有,是为何来到这方世界……

    徐天涯还是有些疑惑,知道的越多,他就越疑惑……

    思绪流转,徐天涯端起酒杯小酌一口,突然看向了颤颤惊惊的厉飞雨,目光流转,随即定格在厉飞雨胸前的掌天瓶之上。

    当感受到徐天涯目光定格在他那最大的隐秘之上时,厉飞雨心头瞬间涌起了惊涛骇浪,他最大的隐秘,竟然被察觉了!

    就在厉飞雨还心怀侥幸之时,徐天涯说出的一句话,顿时击碎的他的所有侥幸!

    “这掌天瓶,你是从何处得来的?”

    “什么掌天瓶,弟子不明白太上长老之意……”

    “就你那催熟灵药的绿瓶,从何处而来?”

    这话一出,厉飞雨脸色煞白,一时之间,竟愣在了原地。

    “你放心,本座不会抢夺你的机缘,你只需要将它的来源告诉本座即可!”

    直到徐天涯的这句话响起,厉飞雨的心,才从地狱,回到了天堂!

    人生之大起大落,莫过于如此!

    他连忙回答道:“回太上长老的话,这小绿瓶,是弟子幼时在竹林中玩耍,捡到的小绿瓶……”

    说完,厉飞雨脸上也不禁露出了一丝苦涩:“若非小绿瓶的存在,以弟子低劣的资质,也不可能走到今天……”

    “可否给我一观……”

    闻此言,厉飞雨也不敢拒绝,只得将掌天瓶拿出,小心翼翼的递给了徐天涯,接过掌天瓶一观,徐天涯便有种莫名其妙的残缺之感,似乎,这个掌天瓶,只是一个残缺版。

    只不过当感悟其中法则之后,徐天涯眼眸之中也不禁露出了一抹惊喜之色。

    他竟在掌天瓶中,感悟到了时间与空间法则的存在!

    见此,徐天涯稍稍沉吟片刻,随手拿出了那个绿蒲团,递给了厉飞雨。

    “此乃清心蒲团与凝心香炉,有悟道之效,以此为酬劳,借用你掌天瓶五百年,五百年后,本座归还你掌天瓶。”

    闻此言,厉飞雨明显有着踌躇,但最终,也只得答应下来。

    “你放心,本座从不违诺!”

    听到这话,厉飞雨提着的心,也不禁放下不少,他觉得,若是太上长老真心要贪图他的宝物,也根本用不着跟他解释那么多。

    要知道,以太上长老的修为,普天之下,何人能够阻止他!

    念头至此,厉飞雨,亦是稍稍释然,那些徐天涯所给的蒲团与香炉,便告退而去。

    当厉飞雨走远,黄蓉与小龙女好奇的走近,看着徐天涯手中的掌天瓶,黄蓉疑惑的问道:“夫君为何要以如此代价换取这瓶子五百年,这瓶子是何等宝物?”

    “哈哈,较之这掌天瓶的价值,这区区清心蒲团与香炉算什么!”

    徐天涯爽朗一笑,他看着手中的掌天瓶,眼眸之中满是欣喜。

    时间!空间!

    这两道法则,就他的了解,哪怕在天庭之中,他也没有发现谁能够领悟这两尊法则!

    原因自是无他,其他法则,虽无迹可寻,但至少苦悟,也能有所感悟,但时间与空间,哪怕近在眼前,无处不在,要想感悟乃至掌控,几乎跟天方夜谭一般!

    但是,他现在有希望了。

    他不需要掌控掌天瓶太久,他只需要利用掌天瓶内的时间与空间法则,做一个引子。

    万事开头难,他就要用掌天瓶开这个头,让他踏入对时间与空间法则的领悟掌控之路!

    “这东西很珍贵吗?”

    小龙女与黄蓉显然更加疑惑起来。

    只不过,当徐天涯解释清楚这掌天瓶的功效之后,两人顿时明悟,皆是惊叹不已。

    她们也终于明白,为何厉飞雨明明资质悟性,皆算不上上等,还能后来者居上,坐稳首席之位,接任全真掌教之后,还能稳步提升修为,一点都没有因琐事缠身而慢多少!

    得此大机缘,徐天涯又岂会浪费,琢磨许久后,便回到阁楼之中,盘膝而坐,感悟起掌天瓶中的时间与空间法则起来。

    而厉飞雨,从水榭峰下来之后,自然是患得患失,但当察觉到清心蒲团与香炉的效用之后,又不禁再次放下一些心来。

    如此至宝作为赏赐,想来也不会贪图他那小绿瓶。

    “掌天瓶……”

    厉飞雨突然想起,在水榭峰之时,太上长老说出的一个名字,似乎,就是在说他那掌天瓶……

    “掌天……掌天……”

    “看来小绿瓶还有许多秘密……”

    思绪纷飞,想了许久,厉飞雨也没想明白,最终也不得不将心中疑惑压下,默默等待五百年之期过,再去问个明白。

    而此时,徐天涯则早已陷入对时间与空间法则的感悟之中。

    只不过,让徐天涯意外的是,这一次参悟之艰难!

    百余年过去,他竟一枚法则铭文都没领悟,更别说掌控了!

    别说相此对剑道法则领悟的轻松,就连吞噬与杀戮法则的领悟,都不知道比这时间与空间法则领悟要容易多少!

    直至五百年之约彻底过去,对空间与时间的法则领悟,依旧近乎于零!

    这般状况,都让徐天涯自己都有些难以相信,但最终,当审视自身之后,他才终于有些明悟。

    自己如今领悟的三道法则,剑道乃是自己一生的追求,信念坚定不移,杀戮与吞噬,也是自己从修炼开始,就没有停止过的。

    而时间与空间法则,完完全全就是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别说是道心坚定,就连一点概念都没有,完完全全的半路出家!

    如此之下,徐天涯似乎有一些明悟了。

    当初来到这个世界的如萱,还有那厉飞雨……

    这两人,是不是就是分身……

    主体因道心原因,难以参悟某些法则,所以,与其强行参悟,事倍功半,还不如分魂转世,重修法则……

    若是分魂万千,遍布诸天万界……

    隐约之间,徐天涯突然觉得,自己这个猜测,极有可能就是真实!

    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如此多的世界,都有那些禁忌存在之名流传!

    为何实力有高有低……

    所以,这个世界,出现厉飞雨,还有那如萱的原因就是如此……

    思绪流转,徐天涯突然拿出了那一册惊蛰十二变,当初所收集的真灵之血,因发现这惊蛰十二变无用之后,就都丢给了黄蓉去炼丹。

    如今这个修为,倒也不用收集所谓的真灵血脉了,在天庭的功勋大殿,就算是真正的真龙血脉,只要有功勋,都能够兑换得到!

    望着这手中的惊蛰十二变,徐天涯突发奇想。

    十二种变化,若是化十二道分身……

    再或者,获得那天罡三十六变大神通,神通演法,化分身万千,再借助铜镜将分身送至诸天万界……

    如此美好前景,徐天涯也不禁心脏砰砰直跳!

    他猛的站起身,心中从未有过的兴奋,细细思考许久,他竟发现,这个设想,竟还真有操作的余地。

    毕竟,他拥有常人无法比拟的优势!

    他精气神修为一体,就算有损伤,也难伤根本,再者,他还领悟了吞噬法则,可借助吞噬法则还有铜镜,飞速恢复神魂伤势……

    而且,他还有铜镜作为辅助,能够自由的穿梭诸天万界,体悟不同的修炼体系,更容易接触领悟其他法则……

    思绪流转,虽怦然心动,但此事,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实行的,需要太多的准备,徐天涯也不急于一时。

    五百年之期到,那厉飞雨几乎是分秒不差的出现在了水榭峰外,看着忐忑不安的厉飞雨,徐天涯也不禁觉得颇为好笑,他随手一抛,那掌天瓶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放心,本座说了,不会贪图你的宝物!”

    “这里有一册丹方,里面有不少丹方,对你应该有不少帮助!”

    说完,徐天涯便又丢了一册玉简给厉飞雨。

    这册丹方,不过是当时巡守人界之时,斩杀的一作乱邪修而得,看其模样,应该是得自哪个名门正派。

    徐天涯曾粗略翻看一下,其中灵药名称虽有差别,但种类模样倒也和这方世界,没有太大差距,细细研究一下,只要灵药充足,定能复刻而出。

    这些,对厉飞雨这名炼丹大师而言,自然算不得什么!

    “弟子谢过太上长老!”

    厉飞雨连忙躬身道谢。

    “不用写,这掌天瓶,对本座颇有助益,以后说不得还得厚着脸皮找你借一两次!”

    徐天涯摆了摆手,倒也是洒脱。

    “太上长老有需要,弟子岂会推辞!”

    握着手中小绿瓶,厉飞雨也不禁松了一口气,如此情况,哪怕以后掌天瓶的秘密,不小心被人发觉,有太上长老背书,何人敢动丝毫,也算是有了一个天大的保障,免去了后患之忧!

    思绪流转,厉飞雨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敢问太上长老,这小绿……这掌天瓶,太上长老您可知其来源?”

    “掌天瓶的来源……”

    徐天涯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以后你自己会了解到的,多说无益!”

    见此,厉飞雨一愣,最终也不敢再多问,默默告退离去。

    “夫君你知道这逆天宝物的来源?”

    黄蓉飘飘然而至,随口问道。

    “嗯。”

    徐天涯点了点头。

    “那夫君你为何不告诉这小家伙……”

    “多说无益,告诉他并不是一件好事……”

    徐天涯摇了摇头,没有言语。

    说到这,他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骤然凝重起来。

    他,穿越凡人世界,不过是在韩立修炼的初期,距离韩立成为道祖,还不知道有多少年……

    但是,眼前这厉飞雨……

    所以,道祖已成,时间随意拨动,自己只是进入了韩立成为道祖之前?

    念头至此,徐天涯又立马自我否决,若是韩立还未成为道祖,厉飞雨与这掌天瓶,也不可能出现。

    这时,徐天涯也突然想起,凡人世界中,不管自己如何干涉韩立的成长,韩立永远是坚定不移的前进着,并没有因自己的干扰,而导致出现其他变数。

    这和仙剑世界中赵灵儿的命运何其相似,不管自己如何做,她的命运,就是殉道苍生,不会有变化!

    那韩立也是如此,不管自己如何干扰,他必定成为道祖。

    这是天意!

    如天庭世界禁忌存在定下的天意一般!

    所以,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只要成就了道祖,或者说大罗,时间线便被收束,被固定,不管过去怎么变化,他未来的重点,根本不会有所变化,也无法被干涉……

    又或者,时间线,被那种禁忌存在拨弄,自己看到的,只是被禁忌存在拨动的结果。

    就好似,任何时间线,皆是他,不管是未来的他,还是过去的他……

    无处不在,无所不知,世间唯一……

    无数的思绪在脑海之中流转,徐天涯心中骤然涌出一阵颤栗之感。

    他,似乎已经窥得大罗的一点点隐秘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徐天涯心神遁入识海,望着那浩瀚的铜镜,也不禁有些出神。

    如果自己猜测的没错的话,铜镜的穿梭时空之能,其中的“时”字,一直被自己忽略了。

    它……

    竟能够带自己穿梭时间线!

    诸天万界,无数世界。

    时间长河流淌,每个世界,都有无数的可能!或者说,有着无数的未来。

    若是有禁忌存在的世界,自己能够干预的,便是非禁忌存在的时间线,若是没有禁忌存在,就如同这射雕世界一般,被自己影响成了如今这模样。

    当然,在时间线上,射雕世界,定还有无数的可能,就算是有自己的世界,可能也有无数的可能,说不定,在某个时间线上,自己没有修行剑道,自己也没有习武,自己甚至陨落,早已化为枯骨,一切皆有可能!

    而一旦某一日,自己成为禁忌,那自己在诸天万界的一切,或许都将成为不可更改的天意!

    任何人,任何事,哪怕世界毁灭,也阻挡不了唯一的一条时间线发展演变……

    “所以,自己来到的这个射雕世界,只是无穷时间线上的某一个,在自己的影响下,命运分了个岔?”

    “那这些世界,为何自己又能够了解?”

    “蓝星上的那些影视小说,又是何人书写定下……”

    越是猜测,疑惑就是越多!

    他想到,若真的和自己预测的那般,无穷时间线,有无穷的世界存在的,为何在天庭世界,还有禁忌存在争夺所谓的人族气运?

    无穷的时间线,还不够禁忌存在瓜分?

    太多的疑惑,几乎充斥了徐天涯的脑海,越是推测,就越是疑惑,到最终,徐天涯几乎是双眼赤红,满眼血丝。

    至此,他才强行将所有一切念头强行压下,知道的越多,并不是一件好事!

    他还不够强,或许待他到了那个境界,一切自然清晰,强行探究那禁忌存在的隐秘,只会让自己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