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帝的懒散人生 > 第六百八十二章 名场景
    大概,狗改不了吃屎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

    实际上,这种现象相当普遍,甚至还在宠物医学里有个专业术语,叫食粪症。

    这个现象还分两种,自体消化,是指吃自己产出来的;异体消化,是指吃别的动物产出来的。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食粪症可以影响任何年龄或品种的狗,但似乎在金毛猎犬中更常见。

    嗯···

    “噗!”

    小两口直接喷了,万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拿起手机就开始给公司的宣传部门打电话。

    “喂?王姐?”

    “对,我刚才看见了。没啥事,就是问问您,那真的假的?“

    “行,您忙着吧。”

    “真的啊?”刘思思好奇道。

    万年点点头,“真的,都有八卦记者拍到了。”

    “真可怜,宝强哥那么老实一个人,没想到遇见这种事情。”

    “你跟他熟啊?”

    “一般啊,不过看电影里他挺老实的。”

    刘思思摇摇头,“你说,他们怎么胆子这么大的?就不怕被发现?”

    万年耸耸肩,“别问我啊,我又不是他们。兴许跟咱们看的片子似的,人家就觉得这么着才刺激呢。”

    “唉,悲剧啊。”刘思思装模做样的叹口气,又瞅了摸鱼的老公一眼,“呆着干嘛,做饭去!”

    “你对我好点,小心我也给你来这么一出!”

    媳妇瞪瞪眼,“你敢?到时候就不是发微博了,是发讣告!”

    “对了,你别随便在微博上说话,有想法就跟公司商量。这么大的事情,说什么都容易被解读。”

    万年叮嘱道,“公司的《湄公河行动》宣传方案都得改,也是麻烦。”

    事实也的确如此,舆论也好,民众也好,都跟抽下皮带的三宝似的,嘶吼着让众人“站队!”

    《湄公河行动》预定八一上映,此时正是宣传的最后档口。

    本来公司还挺开心,有《封神传奇》这种大烂片衬托,《湄公河行动》铁定大爆啊!

    没成想上映之前,宝强居然来了这么一出,直接把舆论焦点拉到了自己身上。

    宣传现场,吴景、宋扬等人都已经接到了公司的通知,可以说,但一定得谨慎,不能随便表明自己的立场。

    吴景还不太高兴,练武之人血气方刚,再加上他自己本来就是嘴上没把门的性子,让他不站队,那比不让他拍《战狼》都难。

    于是乎,在记者第n次问出“请问您对宝强离婚事件怎么看?”之后,吴景开喷了。

    “我怎么看并不重要,关键是,宝强他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这是一种对出轨的反抗。我一直很喜欢他,《新少林寺》的时候,我那个表情就是学的许三多。他遇到这种事情,真的很不幸。”

    记者大概是个精英文化人,俗称公知,于是又问,“但您不觉得,宝强把这件事直接说出来,是对家庭的伤害吗?”

    “但现在受伤的不是宝强吗?你们为什么总是让他去隐忍?”

    “在美国,很多夫妻即便是发生这种事情,也会默默祝福。你认不认为,这是我国在婚姻制度和男女观念上的落后?”

    “呵···”

    吴景冷笑一声,直接反呛了一句,“我们有自己的观念,有自己的准则,因为这里是中国。你们眼里美国人可以,中国人就不行?贱不贱啊!真的太贱了!我鄙视!”

    社会上的主流思想,始终还是恶有恶报,善有善报。

    这种朴素的思想贯穿于国人成长和学习的全程,虽然有些长歪的,认为老美月亮圆,德棍下水好,日本马桶净,印度有文化,但总归还是少数。

    也是,这样的人要是多,那就成美国了。

    吴景在发布会上言简意赅的一句“贱不贱啊”瞬间成为了网络热点,虽有公知出来批评“直男癌”、“没文化”、“大男子主义”,但大部分普通网友还是认同吴景这种观点,对那些表面摆公正立场,实则歪屁股吹牛的公知报以简单亲切的三字经问候。

    长久以来,我们一直被教导着要与人为善,和气为贵,得饶人处且饶人···

    甚至于在传统电视,电影等里头,都是看着很多好人备受欺凌,恶霸招摇过市···

    虽然最后的结局是好人得以伸冤,坏人没有好下场,但是,中间的种种百转千回,却让人郁闷非常。对于剧中受欺凌的那些弱者,颇有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感觉。

    《论语》有句话,叫“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相比于这句话,反倒是孔老二徒弟的那句“以德报怨”流传的更广,何必呢?

    人家打你左脸,难道还得把右脸伸上去?

    那我不成跪着要饭的了?

    哎,人家公知就是让你觉得自己是跪着要饭的,这样,他们这帮八袋长老不就能成为意见领袖了嘛!

    he~tui!

    ······

    吴景或有心,或无意的一句话,直接把《湄公河行动》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公司正愁没票补之后要怎么提升电影热度呢,这还真是瞌睡来了枕头。

    现在热度最高的话题是啥?青山绿水娃啊!

    明摆着站定车马的是谁?语出惊人的是谁?京图漫天飞的又是谁?

    一句“贱不贱啊”,直接把这俩人给连一块儿了。

    只要吴景参加宣传,记者必问宝强,他也硬气,一定回答。

    理所当然的,《湄公河行动》的知名度和热度节节蹿升,外加公司的推波助澜以及上头对电影质量的夸奖,上映首日,电影直接拿下40%的排片,首日票房1.4亿。

    这个数字,跟去年相比,毫不突出。

    但是放在今年,那就是妥妥的第一。

    票补没了,牛吹不上去了,观众选片更谨慎了,结果就是影市泡沫炸了。

    而宣传只是一个方面,最终说话的,还是质量。

    相比于强调个人,在故事和风格上更加类似于美式英雄片的《战狼》,《湄公河行动》走的显然是更加写实的路线。

    写实,也就意味着大尺度。若不是上边直批,这种本子,得被审核枪毙一百遍。

    但电影毕竟是电影,并且本片还是一部商业片,所以必然会在真实案件的基础上做相当大的改编。原则就是在大事实不违背真实案件的前提下,按照商业类型片的叙事方式把故事进行最大程度的简化和戏剧化。

    电影开篇用极简的笔墨介绍了湄公河惨案和中缅老泰四国合作破案的背景之后,就直奔主题——抓糯康!并且必须是活捉,要抓到中国来审判,死了就没意义了。

    影片基本上就是由三场大戏组成,首先是为了获取情报的赌场营救戏,然后是跟糯康贩毒集团的商场假交易戏,最后是抓糯康的丛林大战戏。

    三场动作戏酣畅淋漓,传统警匪动作片里那些最常见的枪战、追车等元素都一个不落,既充满了设计感,又有非常高的完成度。

    既有拳拳到肉的贴身肉搏和冷兵器短兵相接的打斗,又有使用高科技装备的团队配合,完美展现了特种作战中士兵自身能力和现代技术的结合。

    故事上则是层层递进,阵仗越来越大,逐渐的由警匪侦查抓捕层面上升到军事特种作战层面。

    人设非常的现代化,宋扬是我国在金三角的卧底缉毒警,吴景是特种作战组长,手下人才济济,再加上那条警犬,特容易让人串戏到隔壁《战狼》。

    没办法,硬汉演员太少,宋扬已经算是年轻一代中少有的有硬派气质的男星了。总不能还用万年的老熟人吧?弯弯腔不够膈应吗?

    另外,主题也不再是传统战争片的保家卫国或是绝对中庸,而是那句话:以直报怨,强硬霸气,以牙还牙。

    这部影片无疑是明确的传递出了强烈的国家意识,而面对一部高质量的现代战争动作电影,以及其中由“用强大的力量坚决捍卫中国公民的海外利益”体现出来的国家意识,观众亦是用自己的力量去支持,让这部不多人看好的主旋律电影成功逆袭。

    上映之后,最先出现的评价并非来自影评人,而是一篇来自《人民x报》的社论,

    “《湄公河行动》很燃,人们为好电影买单,更在传达一种敬意。真实的缉毒比电影震撼,真正的缉毒警察却只能在历史中隐名。没有他们的出生入死,就没有同胞的安全航道。你我能在阳光下倦怠慵懒,岁月静好,正是有人挺身挡住了邪恶与黑暗。缅怀湄公河上遇难的同胞,致敬我们真正的英雄!”